通信运营商跑步入场 密集落子5G应用

  “进程快”几乎是国民对5G技术推进速度的普遍感受。原本通信行业预期2019年12月工信部下发第五代数字蜂窝移动通信业务经营许可,但这一标志着5G在中国进入商用阶段的时间点比预期提早了半年。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发放了5G商用牌照。中国的5G商用元年,从原本预计的2020年提早到2019年。

  国家层面的重视、新技术带来的全新商机以及改写竞争格局的可能性,让三大通信运营商在5G竞争中不敢懈怠。“为了5G,我们几乎是连轴转,从2018年初的网络试验到后来的项目落地,很忙很忙。”6月25日晚上,中国电信深圳分公司5G应用联合创新中心副总经理邓宇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天,直到晚上8点,他还在客户处开会,了解客户想利用5G实现的业务效果。

  相对于过去的移动通信技术,行业普遍认为5G具备三大特点:大带宽、低时延和广连接。这意味着,在5G时代,通信运营商的舞台更广阔了,除开在2C领域,在产业方面有更多的发挥空间,中国联通有句口号描述了4G与5G的作用差别:“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

  尽管2018年6月3GPP才批准5GNR独立组网功能冻结,全球首个真正意义上的5G国际标准出炉,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通信运营商已经做了多个5G应用落地的项目,人们对5G的一些功能设想正在逐渐被证明可以实现。

  场景落地

  6月26日,在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海会场上,中国电信的5G立体巡防智慧警务应用获得了央视财经频道颁发的移动互联创新先锋奖中的“智慧城市先锋奖”,尽管这不是第一次因这个项目受到嘉奖,邓宇还是很高兴地在朋友圈里分享了这一喜讯。

  这个智慧警务的应用是邓宇和他的同事联合华为在深圳塘头派出所做的一个5G项目,项目开始的时间在2018年11月。项目开始的初衷非常简单,深圳公安重视科技在警务工作中的运用,早在4G时代,中国电信就联合华为给深圳将近2万名的公安警力开发了警务云手机,5G时代当头,三方也想尝试合作,试水从塘头派出所开始。“深圳公安很重视创新,试水5G应用,设备厂商、运营商和客户都要足够有热情。”邓宇介绍道。

  尽管2018年下半年已经有了5G的第一个标准,但在R15版本,更容易实现的是大带宽。通常来说,大带宽可以在高清视频,AR/VR等场景落地,低时延可以在智能驾驶、工业控制、无人机控制等场景落地,广连接则可以在智慧城市、智慧小区、智慧家居等场景落地。邓宇跟塘头派出所接触时发现所里有无人机编队,想用5G技术让无人机巡查拍到的高清画面实时回传到所里的指挥中心。但所长想得更多,想将摩托车巡防也加进来,光有巡逻还不够,也想将抓捕过程加进来,好实现一个从巡逻到追踪再到抓捕的闭环。

  留给邓宇团队的时间并不多。深圳作为走在全国前列的创新城市,当时的中国电信集团领导一直希望5G应用能在深圳率先打开局面,听说深圳电信打算做5G智慧警务项目,计划11月在香港开完董事会后顺便到深圳看看。邓宇团队花了三周时间准备妥当,在塘头派出所附近部署了4个5G基站。2018年11月22日,在中国电信集团和深圳公安领导的现场观摩下,邓宇团队用一个模拟的案例展示了5G的应用:街头的4K高清摄像头拍摄到辖区内某地发生一起持刀抢劫事件,视频被清楚地回传到派出所情报中心,情报中心将警情通过警务云手机迅速共享给全部警员,多种警力出动。驾车逃逸的犯罪嫌疑人被无人机和警用摩托车穷追不舍,情报中心人员根据无人机、摩托车上的高清摄像头拍到的画面实时了解现场情况。犯罪嫌疑人见难以脱身,在人流密集区域弃车融入人群,AR警察出动。警察佩戴着AR眼镜,实时将看到的画面回传到情报中心,情报中心将画面中出现的人脸与犯罪嫌疑人的人脸进行对比,匹配成功后,给现场警察下达抓捕指令。

  项目完成后,邓宇飞到北京给中央有关部委和中国电信集团的领导做汇报,在邓宇看来,这大大提振了垂直产业对应用5G的信心,因为这个项目取得成功时,整个产业链还很不成熟。邓宇举例说,华为在2018年6月份才发布了一款5G终端CPE,当时还得把这个终端绑在无人机上,无人机还得带探照灯等设备,负重累累。“我们也在跟华为交流,能不能尽快实现模组的小型化,让模组直接嵌入到无人机内部。”邓宇介绍道。

  尽管现在运营商主要集中精力在做高清视频的采集、回传,但是市面上的设备是基于4G时代开发的,采集到的视频还是会被压缩播放。这在邓宇看来很正常,5G到来后,整个终端体系才有动力进行升级。

  立体巡防项目结束后,中国电信深圳分公司接了春晚的5G直播项目,随后又做了深圳卫视的两会直播、深圳卫视的飞阅大湾区直播、深圳光明新区的马拉松直播;跟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合作完成“5G+顶级复合手术室”直播演示;跟深圳华侨城洲际大酒店签署5G智慧酒店战略合作协议,可以给酒店覆盖5G信号、提供4K电影、云游戏等服务;跟深圳欢乐谷合作,用5G技术提供乐园管理和新型游玩项目。

  6月28日,邓宇团队还给深圳的燃气集团做一场消防演练的5G直播。演练场在光明新区,燃气集团希望演练现场的无人机、机器人和单兵设备可以实时清晰地将现场情况传给福田区的指挥中心,为此,邓宇团队在演练场附近部署了一个5G基站。

  邓宇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中国电信部署5G基站主要从两大方向出发,一是人流量密集的热点区域,会优先部署,二是有应用落地的区域,哪里有应用,就在哪里部署基站,几乎不计成本,就为了满足客户需求。

  相互竞争

  2018年底,三大通信运营商均公布了自己的首批5G试点城市,如果不计算重复的5G试点城市,目前国内已有18个城市成为首批5G试点城市。三大运营商中,尽管目前中国联通的体量相对较小,但它在5G的投入方面相当积极,划定的首批试点城市最多,达到16个。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中国联通广州分公司处获悉,目前中国联通在广州部署的5G基站超过3000个,目前广州是中国联通最密集部署5G基站的城市。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则在6月25日举办的中国移动5G+计划发布会上放话,2019年中国移动将建设超过5万个5G基站,为超过50个城市提供5G商用服务。

  中国联通广州分公司也有多个5G应用案例的落地,跟中国电信深圳分公司的应用领域大面积重合。中国联通广州分公司跟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区分局合作了5G智慧安防,跟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合作了全省首例5G远程超声诊断,跟广东实验中学合作了5G智慧教育,跟广州港合作了5G智慧港口,跟广本4S店合作了5G远程维修指导,还做了5G智慧河涌项目,利用无人机拍摄高清视频回传巡查、监控河涌,也做了广府庙会、中超广州德比赛事、广州亚洲美食节的5G直播等。

  这场竞争或许不只发生在国内通信运营商之间,还发生在国家之间。虽然韩国和美国先于中国宣布5G技术的商用,但一名通信行业专家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韩国和美国目前能走的路子跟4G时代差不多,先攻C端,5G在垂直行业的应用,进展不大,某些领域的5G应用,中国完全有机会走在前列。经过了2、3、4G时代的积累,5G时代,中国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工信部于2017年1月发布的《信息通信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就提出,“十三五”期间支持5G标准研究与技术试验,推进5G频谱规划,启用5G商用服务,突破5G关键技术和产品,成为5G标准和技术的全球引领者之一。

  后续建设

  5G商用牌照发放之后,邓宇明显感受到政府、客户和公众对于5G的关注度更高了,5G业务的员工也更忙碌,不少企业希望跟运营商探讨,如何用5G技术提高他们现有的业务效果、效率,希望运营商出解决方案和演示过程,运营商跟客户的交流频次骤增。

  商机浮现,但5G商用时代刚刚开篇。邓宇表示,目前移动运营商迫切希望产业链能早日成熟,只有配套的产业链完善,技术才能更好地落地,应用技术的成本才能降下来。

  部署5G基站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中进行,光是塘头派出所附近的5G基站,也打算由原来的4个增加到18个。对比4G,5G的频段更高,覆盖相同范围需要的基站数量更多,在公众场所增加5G基站尚且好操作,小区等私人物业的业主担心辐射问题,不是很欢迎5G基站。

  除开接受度的问题,5G基站的铺设费用也会比4G基站贵。曾有行业预测称,预计三大运营商在全国5G基站的投资额达到1.2万亿,是4G时代的1.5倍。5G基站密度远远大于4G基站,且能耗也是4G基站的三倍左右,物业协调与电力改造也成为需要考量的问题。

  此外,目前5G有两种组网方式,独立组网SA和非独立组网NSA。SA方式是5GNR直接接入5G核心网,控制指令完全不依赖4G网络,若采用SA方式,5G网络可以实现网络切片等新特性,这对于行业客户来说,意义非凡。网络切片,指的是将现实存在的物理网络划分为不同的虚拟网络以适应客户不同的需求,例如客户在某些场景要求大带宽,但是不一定需要广连接。有了网络切片就很灵活部署。但SA组网的方式费用高。

  NSA方式是将5G的控制指令锚定在4G基站上,通过4G基站接入EPC(演进分组核心网)或5G核心网。NAS方式组网不能实现网络切片。中国电信提出,SA组网是目标网络,但目前组网还是以SA为主,SA/NSA混合组网。

  一名通信行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如果5G进程慢一些,或许所需投资会少一点。2013年12月工信部向三大移动运营商发放4G牌照,三大运营商均获得TD-LTE牌照,2015年2月,工信部向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发放4G的FDD-LTE牌照,2018年中国移动才拿到4G的FDD-LTE牌照,4G的建设进程相对慢一些。

  5G时代,中国按下了加速键。

用户喜欢...

华为助力巴西电信运营商测试5G技术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9月29日电(记者赵焱 陈威华)正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里约摇滚音乐节期间,提供无线网络服务的巴西电信运营商Oi利用中国华为公司提供的手机,进行了5G相关技术测试。这...


中国电信广东公司联合京信通信开通全国首个商用5G白盒站

中国电信持续开展5G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工作,为实现5G无缝用户体验,中国电信创新提出5G三层立体组网目标,即第一层通过宏站实现面覆盖,第二层通过小微站实现局部补盲及室内浅层覆盖...


运营商共建5G基站 其实在下一盘万亿投资的大棋?

5G是当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2019年也被认为是5G元年。但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用上5G,无疑是最为心动的期待。 5G建设提速时代,2021全面商用? 当下,中国的5G建设也正在提...


OPPO与通信技术服务商Keysight成立联合通信实验室 加强5G设备研发合作

9月25日晚间消息,OPPO近日宣布与通信技术服务商Keysight成立联合通信实验室,在5G智能设备研发方面加强合作。OPPO称,携手Keysight领先的通信技术能力,OPPO将持续优化5G产品的稳定性和可靠性,...


5G合作是运营商价值回归的起点?

在5G牌照发放后,市场就普遍预测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将合作建设5G网络。几天前,中国联通对外发布了与中国电信共建共享的合作公告,而在9月19日召开的天翼智能生态博览会上,中国电信董...


美国5G发展现状:频率政策不现实、运营商彷徨、假5G添乱

美国作为仅仅晚于韩国几小时,成为全球第二个提供商用5G服务的国家,现如今5G发展现状如何? 美国5G发展曾经起步非常早 运营商财经网获悉,早在2016年,美国正式颁布5G频谱计划。 2017年,美...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划出两个“创新区域”测试5G网络

9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日前表示,在纽约市和盐湖城各划出了两个创新区域(Innovation Zone),用以大规模测试先进的无线通讯技术,包括5G网络。 FCC官网截图 设立...


华为协助俄罗斯通信运营商铺设莫斯科5G网络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月17日消息,俄罗斯移动运营商Beeline16日发布新闻稿称,该公司运用华为创新技术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区域进行了5G网络测试。 测试过程中单个用户装置的最高传输速...


足球豪门赶时髦 拜仁主场将实现5G通信

提起拜仁慕尼黑,喜欢看球的朋友一定不陌生,与皇马巴萨并称皇萨仁的他们是名副其实的世界顶级豪门。现在,俱乐部的合作伙伴兼股东德国电信将进行特别的合作,2020年春季将在安联球场...


北京动物园已开通5G通信网络

动物园已开通5G通信网络 本报讯(记者叶晓彦)北京动物园透露,园区与中国铁塔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达成通信信息服务合作,已在南门售票厅、科普馆、天鹅湖餐厅3处点位,完成建设5G通信基...


泰国最大运营商与诺基亚、华为、中兴签订5G研发协议

近日,泰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AIS与中国华为、中兴通讯以及总部位于芬兰的诺基亚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将联合开展研究,为5G试验做准备。 在一份声明中,在泰国市场拥有45%份额的运营商AIS表...


俄罗斯移动运营商MTS与华为合作 在莫斯科和克朗什塔德开展5G试点计划

据外媒报道,8月29日,俄罗斯移动运营商MTS与华为合作,在莫斯科和克朗什塔德(Kronshtadt)两市开展5G试点计划。 据悉,该试点将从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主要景点之一的VDNKh(全俄罗斯展览中心)开始...


三大运营商今年5G基站数对比 移动最多电信联通数量一致

近日,三大运营商均公布了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其中在5G基站建设方面,联通电信的投入资金都不到移动的三分之一,然而今年预计建设的基站数量,联通电信仅比移动少一万个,三家差距...


GSA报告:全球100个国家296家运营商正投资5G

自韩国4月份首个5G商用服务开通后,越来越多的国家投入了5G的建设。 根据全球移动供应商协会(GSA)8月27日发布的一份关于最新一代LTE升级到5G的报告中显示,目前全球有884家运营商积极投资...


美媒:越南最大电信移动运营商称不用华为5G

据彭博社26日报道,越南最大电信移动运营商Viettel的总裁Le Dang Dung当天接受采访时表示,越南有意成为第一个提供5G网络的东盟国家,但不打算让中国电信巨头企业华为参与第五代移动网络(5...


韩最大运营商SKT宣布5G用户首破百万 占其2760万用户总数3.6%

韩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SKT宣布,该公司8月21日5G用户达到了100万的里程碑。 占据该国移动用户48%份额的SKT表示,5G用户占其2760万用户总数的3.6%,平均每月数据使用量增至33.7GB,而LTE用户为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