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多农林ATCSP物联网云平台,成就有机生态园

在一处办公地点,工作人员打开物联网,动动鼠标便可以探寻辖区内的虫情。大数据支撑下,“物理杀虫”的精准度更高。

佳多农林ATCSP物联网云平台,成就有机生态园



佳多农林ATCSP物联网云平台,成就有机生态园



农民在生态园内释放瓢虫控制害虫繁殖,不使用农药杀虫

佳多农林ATCSP物联网云平台,成就有机生态园

 

琵琶寺有机生态园规划图

 

赵树英是本书,读透了他,就读懂了绿色生态农业。

 

赵树英的“绿色帝国”没有停留在理论上,2万亩的琵琶寺有机生态园,让绿色生态农业看得见、摸得着,更能激发和带动汤阴这抹绿在全国生根、发芽。

 

80万台

 

80万台杀虫灯,一年少用5000吨农药

 

先行者赵树英没有在“杀虫灯”的光环里沉醉,他继续攻坚研发,使佳多始终站在绿色生态农业的最前沿。

 

很快,“佳多智能虫情测报灯”系列、“佳多太阳能频振式杀虫灯”系列、“佳多农林小气候信息采集系统”、“佳多病虫调查统计器”、“佳多定量风流孢子捕捉仪”、“佳多农林生态远程实时监控系统”、“佳多农林作物病虫测报标准观测场”、“重大农林病虫害综合防治系统(ATCSP技术装备)”等产品相继问世。

 

“佳多”在我国大部分地区农林业病虫害监测、防治方面得到广泛运用,全国每年仅频振式杀虫灯的销售量就达80万台。这80万台杀虫灯可植保2400万亩耕地,减少5000吨农药使用量。

 

“佳多”系列产品墙内开花国外也“香”,德国、澳大利亚、菲律宾、乌兹别克斯坦等12个国家和地区也都有“佳多”的身影。

 

1000万元

 

每年花1000万恢复生态,会不会打水漂?

 

企业步入良轨,市场份额固定。但热茶还没喝上,赵树英手一挥,要搞有机生态园。

 

公司管理层内反对声不绝。他们认为,农业项目投资周期长、盈利见效慢、资金难收回,得不偿失。

 

赵树英心里却有自己的账本,生态农林园是病虫害自动测报和防控系统的试验场,更是向客户展示的平台,还能带动农民致富。2009年,赵树英流转了汤阴县宜沟镇2万亩土地用来建设琵琶寺有机生态园。

 

在一片荒山上建设生态农林园,谈何容易?赵树英从头开始恢复园区的生态环境,园区内禁止使用农药除虫除草,先恢复昆虫种类,再恢复昆虫的生态平衡,大片的田地上只见荒草……

 

周边的农民看不懂了。有人说他傻,每年白白花1000万流转费在恢复生态上,一毛钱效益都不见。有人甚至担忧能否按时收回他的流转费。

 

赵树英则依然在坚持,他利用病虫害自动测报和防控系统监测昆虫发生量,并根据昆虫数量用相应的杀虫灯和释放天敌等手段进行防控。

 

两米

 

两米高的杀虫灯,让田地免受害虫侵扰

 

与2009年相比,如今的琵琶寺有机生态园已经有了生机。大棚内绿意盎然,丝毫不见棚外的三九寒天。

 

用赵树英的话说,现在的土地才真正有了生命。“土地一直有生命,才能万物生。农药和化肥让土地板结,土内的生物也难以存活,种出来的东西又能好到哪里?”

 

生态园田地中和道路边,都矗立着虫情测报灯和杀虫灯。一个个两米高的杀虫灯杀气腾腾,守卫着田地免受害虫的侵扰。虫情测报灯和杀虫灯不一样,它主要搜集每个地方昆虫的数量和种类。佳多根据昆虫的数量和种类,使用不同波段的紫外线杀虫灯。

 

每种害虫除了喜欢的光源不一样,夜晚活动时间也不同。如果在不是害虫活动的时间亮灯,可能会造成益虫被诱杀。为能及时了解情况,佳多公司研发了佳多农林ATCSP物联网云平台。“虫情测报灯自动诱虫处理后,自动采集图像传给系统,实现全天候无人值守连续自动工作,通过物联网系统联网,使各级采集站数据共享。”赵树英说。

 

在一处办公地点,工作人员打开物联网,动动鼠标便可以探寻辖区内的虫情。大数据支撑下,“物理杀虫”的精准度更高。

 

126种

 

延伸产业链条,“佳多”有机食品达126种

 

用户喜欢...